杨念群教授荣获“第五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作品奖项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网站作者: 2020-01-13 09:40:00 申博在线赌场

  12月28日下午的杭州,历经世界、失语、时间、创造、困境五个主题叙事,第五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的9部年度作品和7个年度作者大奖全部揭晓,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杨念群教授《五四的另一面》荣获年度作品奖。

  

  作家、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在颁奖现场

  “不管是作家、学院教授,还是艺术家,所有跟知识领域、思想、文化有关的人,对自身的使命感应该确定无疑,不能因为面对空前的反智浪潮,我们就丧失自己内心的准则。读书人的骄傲是对世界非常广阔的好奇心,那些狭隘的标签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世界真诚的态度。每年的书店文学奖,我们都希望做到丰沛,不单包括传统意义上的诗歌、小说,同时希望音乐人、孤独的冒险者出现。

  “我始终希望和我的同事、周围的书店、作者形成共同体,我们会批评对方,也会真诚赞扬对方。我希望这一切是真挚的,不是刻板的。”

  ——许知远

  年度旅行写作:

  周云蓬

  旅行文学奖颁给视障的写作者需要胆识和眼光。我是被迫地以自己的角度跟世界打交道,这是视觉的时代,别人靠视觉,我是靠耳朵和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

  年度文学翻译:

  汪天艾

  今年刚好是我做文学翻译的第十年,今天我需要感谢一下你们请来的两位嘉宾。这本书是由我们第一次完整译介引进,但最早把皮扎尼克的一组诗介绍到汉语语境里的,其实是杭州的蔡天新老师,所以很感谢他当时让中国有了第一批皮扎尼克的读者。另外,十年前我刚开始念大学并且刚开始尝试做文学翻译的时候,我问我的翻译老师:“文学翻译到底要怎么才可以做好?”当时他引用了周克希老师的一句话,说“文学翻译最重要的是要善感和耐静”,今天在现场看到周克希老师,我特别感动和开心,希望接下来继续耐心努力地把文学翻译做下去。

  年度批评:

  陈以侃

  我们的社会正处在一个“失语”的阶段,人的开心、高兴、喜庆、愤慨、情绪都是过于整齐,以至于失去了自己的声音以及想要的某种状态。所以我想要找到能够让我真正高兴的东西,并且我找到了。我聊的很多书、喜欢的很多作家都是能够让我高兴的,那种情绪正是我想要的接近于“高兴”、满足我“阅读欲望”的状态,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悦,是最不受控制,是很自我的东西,是属于我的。也希望在新的十年到来之际,我们都能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以自己喜欢的方式高兴着。

  年度新声:

  反派影评

  我希望大家更多去关注其他被提名的自媒体和 NGO,他们是木兰花开、六层楼先生、林象文化和打边炉。其实我们只是说话的,而他们当中的很多朋友都在身体力行做事,做事比说话重要。我们只算是蹭电影热点,而其他领域——尤其民生领域——的自媒体,才更值得也更应该被注意到。

  年度编辑:

  高兴

  我平时是一个忧伤的人,但今天我必须高兴了。在这个世界上,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本身就是一种奖赏,天赐的奖赏,没有想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还能够赢得认可,已经是奖赏中的奖赏。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肯定要付出代价的,辛苦边缘艰难孤独种种,而文学是最好的祝福。

  年度致敬:

  周克希

  我至今为止的人生大致上可以分为两段33年数学37年翻译。中间交叉着10年。从数学改行翻译以后,时不我待的感觉始终伴随着我,我给自己定下一个原则,看淡名利。既然自己起步晚就更不应该把时间花在去填写申请表格,去寄送一大堆参评参奖样书……这一类事情上。因此我跟这样那样的奖项好像总是无缘的。今天在没有提过任何申请,没有跟主办方有过联系的情况下,单向街把这样一个奖项颁发给我,我很意外,也很感动。

  年度青年作家:

  袁凌

  三年前我曾提名过这个奖项,当时还是一本大家不知道的小说。我在不怎么年轻的年纪获得了今年的青年作家奖,所以我在想,青年跟年轻不是一回事。某种意义上,青年是一种克服时间,克服人生障碍的努力。青年也许意味着是一种精神,意味着我们保持一种思考能力,一种对时间的洞察。它不是看眼前、看局部、看当下一切所得是否可以马上变现的功利心,而是关心未来的事情,关心远方,关心不同阶层、不同群体以及更广大的人,关心他们的存在和他们心灵的这样一种精神。这使得青年这个词变得有意义。

  第五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黑羊与灰鹰》

  三辉图书编辑 高蔚雪

  想象一下,现在的中国读者读80年前一位英国女性知识分子行走南斯拉夫地区的文字记录,其实整个阅读过程像这本书的作者丽贝卡所翻越的重重山脉一样,过程很艰险。很多时候我们试图走进他人,但连我们自己去观察的对象都不相信这样的可能,就像《黑羊与灰鹰》这本书所描述的一部分南斯拉夫地区的人民一样。但我觉得,正因为有像丽贝卡这样的作者,我们才看见了倾听和言说的可能和意义,这也是我们相聚在这里的意义。

  《T.S.艾略特传》

  上海文艺出版社艺文志工作室出版总监 肖海鸥

  这本书在去年此时出版,来到中文世界刚满一年,好像跟单向街比起来还很年轻,但我做这个选题是在2014年。译者许小凡开始翻译的时候还在诺丁汉做博士,现在已经是北外的青年教师,五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书的英文版是1998年出版,30年前了,作者戈登开始做艾略特研究是1919年。艾略特写给他的《静默的圣女》在封禁了50年之后,上个星期在普林斯顿刚刚重见天日,这是很激动人心的事情。艾略特评价帕斯卡尔的时候说,“帕斯卡尔将会被每一代人重新研究,不是他们变了,而是一代又一代人对帕斯卡尔以及对像和他享有同等地位的人的看法,是人类历史的一部分。”不知道他写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的身后,战胜时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穿透它。

  《羊之歌》

  活字文化副总编辑 刘净植

  这本书是有着“日本良心”之称的著名知识分子加藤周一的传记。在加藤周一诞辰一百周年之际,这本书被介绍到中国。这是一本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时髦”的书,但让我们吃惊的是,在这本书的豆瓣主页上,它拥有着高达 9.1的评分。如今《羊之歌》这本书被评选为年度作品,从侧面也证明了单向空间、书的译者以及编辑是和年轻读者站在一起的,有人热爱着这本书,他们辛苦就没有白费。

  《安身立命:大时代中的知识人》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作者 许纪霖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人人都有一个文学梦,我也不例外。为了这个梦想,我努力考学,向班主任保证我要当一名作家。但却被阴差阳错的从中文系调剂到了政治系。没有办法只能将错就错,最后让我走上了研究中国知识分子的路,一不小心成名了,但是我也从此断了文学梦,30 多年不敢见我的班主任老师。可能是心有不甘,也可能是为了完成少时梦想,我开始试着用文学家那种心灵感受的方式,甚至是生命体验的方式来写、来体会我们前辈、上一代那些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今天单向街给了我这个奖,现在我可以去见我的班主任了。

  《有所不为的反叛者》

  北京大学教授、作者 罗新

  学术的发展动力通常既来自学术的内部,也来自时代环境的各种力量。我是在这几年里写出这本书的,对外部环境造成自己的学习发展体会很深。我想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是很让自己满意,甚至非常失望的时代,很沮丧、很焦虑,有时候还很悲观。对于学术工作者来说也许也是一种幸运,因为压力越大,焦虑越深,失望越深,内心的冲突越激烈,这个对检验自己的学习,检验自己学术的深度,检验自己和时代、研究对象的关系还是很有意义的,我自己所做的就是这样的努力。

  《五四的另一面》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作者 杨念群

  对研究历史的人来说,被说文字好是一种罪过。但我个人认为学者和文人不应该分开,一个好的学者也应该是个好的文人,是现在这个时代让学者和文人截然而分。古代有一种说法,叫“考据、义理和词章,三者兼得,视为大者。”有了考据、义理还不能算作一个好的学者和历史学家,还应该辞章好。得到这个奖是对我在书里表现出的词章的鼓励。因为今年的时间很特殊,是“五四”一百周年,所以出“五四”相关的书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感谢文景对这本书出版付出的努力。

  《费孝通晚年谈话录(1981-2000)》

  三联书店出版社、责任编辑 唐明星

  《费孝通晚年谈话录》有别于费老早年的《乡土中国》,这是他生命最后20年对学术历程的反思。在这个思想过程的背后有很多鲜活的人物和活动,还有他温暖的记忆,有很多推己及人的理解和对一代学人的解读。书里披露了很多罕见的史料,这些史料背后有着费老很多前瞻性的思考,而且这些思考完全是立足现实、解决问题的角度。这本书对很多领域的学者或者个人,都有很重要的启发价值。费老曾经说过,“文化要靠传的,希望有人把我的东西弄出来,传下去。”这本书担负着这样的重要使命。

  《猎人》

  责任编辑 罗丹妮

  哈罗德·布鲁姆《如何读,为什么读》的序言里有这么一句话,我特别喜欢:“我不知道我们欠上帝或自然一个死亡,但不管怎样,自然会来收拾,但我们肯定不欠平庸任何东西,不管它打算提出或至少代表什么集体性。”

  在我们这个时代,对平庸的敬意已经够多了。我们其实很迁就,我们不知道大众具体是指谁,我们很迁就环绕着我们的声音,我们已经几乎被这些声音淹没,没有时间去辨别它到底是平庸的还是独特的,我们有太多自以为独特的见解,最后汇成了一个平庸的洪流。而且,当我们的一些东西成为一个集体性的东西的时候,就无法再评判它的善与恶。可文学里头有很多的新的东西不是因为我们迁就平庸获得的,独特的东西都是首先跟平庸决裂然后才做出来的。我期待着,有更多不甘平庸的作品出现,也有更多不甘平庸的读者能够认出它们,阅读它们,让它们留存下去。

  《苔》

  作者 周恺

  这本书里有一个地方写到一个尼姑庵收养了一个女娃子,那个女娃子带着山匪去一个洞窟里,点着火把看洞壁上绘的佛像、菩萨和城池图。出来以后女娃子让山匪闭上眼睛,问他听到了菩萨没有,他说听到了。问他听到佛祖没有,他说听到了。问他还听到什么,他说还听到城池开男男女女涌进城,听到开着有典当行,还听到巷子里头有狗叫唤。这是我小时候的经历,我们那时候去山里面,去所谓的洞窟,后来发现那是人家的墓穴。去那个地方玩耍,时间久了惊恐退却,想着很美妙。写作以后我经常回想起那种感觉,其实写小说和那一刻的感受相通,很多时候通过书写,通过文字,穿越时间和空间,抵达肉身无法抵达的地方。

  自2015年起,单向空间发起全国首个书店行业的文学奖评选,今年已经是第五年。我们继续邀请100家中国本土书店提名,由权威学者、作家、艺术家、建筑师等联合评定,票选华语出版界在过去一年中最值得关注的声音。我们鼓励年轻的思想和写作者,传递新的时代性和世界感,倡导不流于消费时代的精神价值。

编辑:解放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会员登入 咪牌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游戏下载 申博在线138官网 申博提款最快 申博官网娱乐开户
ag真人百家乐 盛618网址 申博138开户 太阳城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游戏 申博138 百家乐真人游戏 太阳城娱乐登入